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国内 >> 内容

王春生学术经验简介

时间:2012-8-15 8:39:54 点击:

  核心提示:王 波1 王 漪2 指导:王春生1.江西省鄱阳县中医院(江西 鄱阳 333100)2.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200025)    王春生(1947~ ),男,江西省鄱阳县中医院主任中...
王  波1  王 漪2  指导:王春生
1.江西省鄱阳县中医院(江西  鄱阳  333100)
2.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200025)
  
  王春生(1947~  ),男,江西省鄱阳县中医院主任中医师,江西中医学院教学基地副教授,江西省名中医,江西省第二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中共党员。历任鄱阳县中医院副院长,县中医药学会副理事长、秘书长,上饶地区中医学会理事,鄱阳县老科技工作者协会理事,鄱阳县政协第9、10、11、12届委员会委员,《江西中医药》特约编辑,《辽宁中医杂志》特约撰稿人。长期致力于中医内、妇、儿科临床、带教、科研工作,发表医学论文60余篇,获上饶地区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多次获得科研成果奖。家传师授,通过近半个世纪的临床实践,学验俱丰,医术精湛,崇尚医德。擅长于中医内、妇、儿科疑难杂症的辨治,尤其对消化内科的疑难病症有较深入的临床研究,审证求因,治病求本,用药精灵,屡起沉疴,德高望重。现将其学术思想、临证经验简述如下:
  1.学术思想
  王老深究内、难、伤寒、温热之学,博采历代名家之说,求经旨,勤临证。治外感崇尚仲景、天士、鞠通之法则;调内伤遵循东垣、丹溪、景岳之理念。治学严谨,一贯认真与精勤。尝谓“疗效源于经典,创新立足临床”。力求达到心虚、学博、识卓、医精、业专、辨准、法活、方纯、药巧、效捷、言显的境界。家学传承,四十多年的医疗实践,在临床、带教、科研诸方面形成了自己的学术风格与特色,主要表现在:
  (1)治学精神
  大医习业,从经典入门,直面原著。王老认为学习中医经典著作要有“啃”的精神,熟读深思。文不熟则理不明,理不明则思不精。曾汇集经典原文选要为《医经时习之》(包括《内经》、《难经》、《伤寒》、《金匮》、《温热论》、《温病条辨》等),这是中医的基础医学,基本知识,是中医学的源头活水,必须研读终生。若问名医是怎样炼成的?王老会肯定地告诉你:《伤寒论》哺育和造就的。同时也必须诵读“四小经典”——《医学三字经》、《药性赋》、《汤头歌诀》、《濒湖脉诀》,这是临床医学基本知识,技能训练、临证必备,熟读成诵,随手拈来,受益终生。王老教导我们:读经典给人以规矩,读各家医论医案则给人以致巧。学习一些古医书的序跋文章,对于了解作者的心意和历史背景,对自己的治学方法和思辨能力都大有借鉴和效仿,同时能提高医古文水平。中药是治疗疾病的武器,王老受家学训诲,对其父亲王武振(江西名医)编写的《中药药性诗》背诵烂熟,临证遣药组方运用自如,得心应手。王老尤重继续医学教育,提倡和坚持“医学泳中学”。尝谓医生看一辈子病,读一辈子书。临证必用十分力,退居还读百家书。时刻把学习作为一种责任,一种追求,一种享受,一种品位,一种生活方式,让丰富的知识和高尚的情操永远伴随着我们的事业,伴随着我们的人生。
  (2)学术思想特色
  ①学用伤寒之学,明理为先:王老学宗经典,对《伤寒论》的研读更是情有独钟,自习医之初至此,须臾未离。认为学习《伤寒论》能磨炼辨证思维,灵活组方思路,提高临证技能。《伤寒论》是中医学的指南针,辨证理论的渊源,临证治疗的明灯。初读之,坚定你的中医学志向,陶冶你的医学情操;深究细研之,它给你无尽的遐想和无穷的乐趣,智慧的源泉,精神的力量;反复运用之,理性的升华和经验的创新,心悟有多深,成就就有多大。伴随一生,终生受用。王老对《辨太阳病脉证并治》篇的183条读研有得,在《太阳病解析》【1】中指出:太阳病乃《伤寒论》开篇第一病,内容庞杂,头绪繁多,涉及其他诸篇的病变,篇幅超过《伤寒论》全书的46%,把太阳病的发生、传变、预后、合倂病等弄清楚了,则对六经辨证的理解可以思过半矣。明确提出太阳的实质是卫阳,太阳病实即卫阳病,太阳之为病,邪犯卫阳是也。所以调理卫阳是治疗太阳病的基本大法,其他五经的病变亦多属卫阳病理变化的演绎。《伤寒论》扶阳抑阴学术思想即基于此。并总结出“《伤寒论》重脾胃学术思想的探讨”【2】,临证治病多以六经辨证为指导,如“六经辨证治疗胃脘痛。”【3】
  ②协调脏腑功能,独重相傅之官:《素问?灵兰秘典论》:“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治,治理也,节,节制也。治节即是治理调节,说明肺在机体中有治理调节的作用。相傅者,君主之左右手也,辅佐君主,协调脏腑,调节全身。肺朝百脉,心肺协调则气血和畅,脏腑经络功能正常有序,所以《类经》说:“肺主气,肺气调则营卫脏腑无所不治。”诸如助心行血、谐肝升降、联肾治水、升脾降胃利运化、肃降以通调大肠,并能调控制约膀胱气化。“肺之令,主行制节,以其居高,清肃下行,天道下际而光明,故五脏六腑皆润利而气不亢,莫不受其制节也”(《血证论》)。曾发表《试论肺对膀胱的双相调控》【4】,膀胱之所以能正常贮排尿液,与肺的关系极为紧密。世徒知肾对膀胱的气化,殊不知肺主一身之气,且主治节,膀胱的贮排作用,虽然下受肾阳的气化,中受脾气的转输,但在尿液贮排调控系统中起决定作用的当是上焦肺的治节、通调。正如张景岳所说:“小水虽利于肾,而肾上连于肺,若肺气无权,则肾水终不能摄,故治水者,必治气,治气者,必治肺”(《景岳全书》)。在临床实践中总结出“理肺六法治呃逆”【5】、“更年期综合征从肺论治”【6】“退黄毋忘治肺”【7】以及“清金制木法治疗高血压病”、“胸痹从肺论治”、“治肺利窍”等等治肺经验,充分体现了王老临床协调脏腑功能,独重治肺调气的学术思想特色。王老的力作《相傅论》也正在编纂之中。王老认为肺主一身之气,主要表现在宣发和肃降两方面,在长期的临证实践中体悟到调治肺气对于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具有独辟蹊径、提高疗效的作用,调气必先理肺,肺治则五脏六腑皆和。
  ③衷中参西,与时俱进:王老在学术上积极主张跨科引进,认为《内经》就是结合当时的自然科学的成就,并受到当时朴素的唯物论和自发的辩证法的哲学思想影响而逐渐形成、完善的。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中医更要与时俱进,善于吸取现代科技成果和医学精华,融会贯通地运用中西医理论,辨证与辨病相结合,充分利用现代检测技术,早期诊断,早期治疗。利用各项体检,找出“潜证”,争取在邪实正盛之时阻断病势的发展,有效地使现代医学诊断的疑难杂症运用中医药来治疗,在中医辨证的基础上结合现代医学研究的新成果。治病必求中西医之本,不满足于临床症状的减轻和消除,更重要的是必须达到检测指标的彻底正常。王老在诊断上重视西医的检测,辨证时借鉴于现代的研究成果,用药时结合当今药理研究的新发现,不拘一格,相辅相成,唯效是求。
  2.临床经验
  王老立足临床,勤于临证,精于实践,诊务繁忙,退休后仍坚持全天门诊,精勤不倦。求诊者络绎不绝。熟读王叔和,不如临证多;多诊识脉,屡用达药。在其学术思想的指导下临床辨证思维、立法遣方、灵活用药等方面形成了鲜明的临证特色。重视整体调治,且能随证灵活变通,对一些疑难危急重症的辨治经验独到。概括出治外感重宣肺气,救急症重在通腑气,挽危症必资补大气,疗痼疾尤当建中气等经验。诊治疑难杂症多从痰(涎)、气、瘀入手,具体提出了“益气增液排石”【8】、“退黄毋忘治肺”【7】、“逆挽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9】、“诸痹独取太阴法”等临床思路与方法,并自拟出“益气增液排石汤”、“新加补中益气汤”【10】、“爵床胃喜汤”【11】、“调肠逆挽汤”【12】等有效经验方,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1)益气增液排石治尿石症
  王老在治疗泌尿系结石时不袭成套,锤炼出“益气增液排石”一法,不仅立言有理有据,而且证之临床,效验确凿,无毒副作用。
  ①立法依据:泌尿系结石的病机为“肾虚膀胱热”。肾虚包括气虚和阴虚,气虚则尿液运行障碍或涩滞,清浊泌别失司,尿浊得以沉积为石;阴液不足则尿液浓缩,运行滞缓,尿浊淤聚亦致成石。临床常见尿石患者,平时往往仅有腰痛乏力、头昏肢软、小溲余沥不尽等症,脉舌少有湿热之征,只在其绞痛发作或尿路感染时才见有尿频、尿急、尿痛、尿血等下焦湿热之证。故尿石的形成根本在于气虚、津液亏少,湿热蕴结只是成石的条件,且邪蕴日久,转伤气阴。平时使用本法益气增液,诚治本之举措,感染发作时,则当灵活施治。
  ②处方用药:本方重用黄芪以补气,北沙参、麦冬、生地、玄参、白芍以养阴增液,合成甘寒补气法。夫欲通之,必先充之,气足则推动有力;津液盈满,则水深舟自浮。增液药能清能润能通,常可及时控制感染,使尿路炎症减轻以致消失,还可舒缓肾、输尿管的痉挛,缓解疼痛,助排石而无(或少)痛苦。辅以金钱草、石韦、海金沙、猪苓、鸡内金等通淋化石排石。“欲降必先升之”,故佐以升麻,继以牛膝、冬葵子引之下行,加速结石推移;使以甘草和诸药,并协同白芍缓急止痛,共奏益气增液化石排石之功。若气虚甚有蛋白尿者可加党参、茯苓、怀山药;尿路感染者可加扁蓄、瞿麦、滑石、车前子、蒲公英等;血尿者可加小蓟、白茅根、仙鹤草、旱莲草等。
  ③临床运用时应以增液药为基础,益气药不可过多。“气化原由阴以育”,善补气者,当育阴以化气。故方用大队养阴生津补液之品,而仅用一味黄芪补气以鼓荡斡旋。【8】
  (2)退黄毋忘治肺
  王老教导我们,对黄疸的辨治,经清热利湿、疏肝利胆、活血化瘀、温中健脾等常规治疗效果不明显时,退黄毋忘治肺。黄疸以目黄、身黄、小便黄为主要症状,其中尤以目黄为确诊的重要依据,唯“目黄者,曰黄疸”(《素问?平人气象论》)。目虽为肝之窍,然而与肺的关系极其密切。《灵枢?口问》说:“目者,宗脉之所聚也。”宗脉为百脉之宗,肺朝百脉,所以宗脉当为肺所主,宗脉上荣于目,亦当以肺为本。肺主气,若肺气虚衰则目失其养,而视物不明,故《灵枢?决气》有“气脱者,目不明”之说。从十二经脉流注次序来看,“气从太阴出,注于阳明”,依次传至足厥阴肝经,“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首尾相贯,如环无端,可见肺与肝经脉相接,气血相通。再从眼科五轮学说来看,白睛属气轮,内应于肺。黄疸病之目黄,系指白睛(巩膜)黄染,即是肺在目之辖区。五行之中,金克木,肺气肃降,气机畅通,可抑肝气之上逆,肝阳之上亢;若肺失清肃,则肝无所制,亢而为害。肝火上炎则肺金受灼,白睛为之赤痛,肝胆湿热,上逆犯肺,循经络上熏于目,使白睛发黄而形成黄疸。可见,肺在黄疸病机中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和地位。临床为加速黄疸的消退,缩短疗程,当从肺论治。肺主治节,“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临证指南医案?疸》蒋式玉按语:“阳黄之作,湿从火化,瘀热在里,胆热液泄,与胃之浊气共并,上不得越,下不得泄,熏蒸遏郁,侵于肺则身目俱黄。”清金制木,清肃肺气以治节二便,清泄湿热以退黄疸。常于辨证方中加入杏、蔻、桔、橘与莱菔子,理肺以调气机,气化则湿热分解;清肃之令下行则二便通畅,邪毒得以从二便排出,疸随泄退。若黄疸兼有表证者可宣肺疏表退黄;热重者可配合清肺泄热之品。治阳黄如此,治阴黄亦不可忽视治肺一招。黄疸迁延日久,正伤邪恋,或余毒未尽,湿热邪毒流连,治宜补肺益气祛湿退黄,利用肺的“相傅”职能,治节脾胃肝胆,协调平衡其功能,是迅速消除黄疸的有力措施。【13】
  (3)调肠逆挽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
  王老治疗疑难病症不囿常规,另辟蹊径,独具特色。鉴于目前对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尚无大的突破性进展,临床潜心于逆挽法的应用,扶正达邪败毒,总结制订出调肠逆挽汤,颇能有效地恢复大肠传化功能,有利于溃疡性结肠炎的治疗和康复。
  ①病机关键在于太阴气虚,脏腑湿毒流连。溃疡性结肠炎在临床上以肠道症状为主,有腹痛欲便(左下腹坠榨痛)——排便(黏液脓血便)——缓解(暂时性)的特点,归属于中医的“痢疾”、“泄泻”、“便血”等范畴,其病变部位在大肠。溃疡性结肠炎之为病,多由湿热蕴积成毒,流连胶滞,与气血相傅,邪伤肠络,化腐成脓,湿瘀交阻而成。或起因外感时邪,或伤自饮食不节/不洁,或临床疏于除邪务尽,未作彻底治疗,或迁延日久,失治误治等等,湿瘀入络伤及肠壁黏膜血管,导致大肠传导失畅,升降失调,变化失司,出现黏膜充血、水肿、糜烂、溃疡等病理变化。其形成与肺、脾、肝、肾的病变有着密切关系。肺与大肠为表里关系,肺主一身之气,脏腑气机的调摄受制于肺,肺气的肃降有利于大肠的传导运动。肺气虚则大肠失控而传导失司,导致固摄和气化障碍;脾统六腑为生气之源,主运化,胃肠的腐熟、消化、吸收、排泄均有赖于脾气的转输,大肠传导功能直接受控于脾气。脾虚则气下陷,水湿运化吸收不利,燥化不及,湿聚下流而为泻;肝之疏泄、条达活泼之性,有助于大肠的推进传导,木性动荡轩举,土得木则达。疏泄不及则大肠的传导推进作用迟缓,排便减少,疏泄太过则大肠的传导推进运动增快、增强,排便增多。肾为胃之关,主二便,大肠的传导与肾气(阳)的温煦关系密切,且久病及肾,溃疡性结肠炎病久常出现肾命火衰的“五更泻”。由此可见,两太阴气虚,生气之源匮乏,主气之力不足,厥阴疏泄失司,少阳升发之气下陷,肠道气机升降出入不利,致使大肠湿毒久羁不得清除,而泻痢反复不已。慢性溃疡性结肠炎之所以缠绵不已、易于复发、迭治不愈,究其病理,既有肺脾气虚的一面,又有大肠湿热瘀毒之邪流连的客观存在,更有肝(胆)之气始终翰旋于病变之中。
  ②治疗重在益气、疏肝、调肠,逆挽少阳下陷之清气。溃疡性结肠炎病机关键在于肺脾气虚,少阳升发之气下陷,治疗应以补益肺脾之气,疏泄肝胆之用,逆挽少阳下陷之清气为主,兼以清肃大肠湿瘀之毒。王老临证,但遵喻嘉言逆挽之大法,不拘泥于败毒散之方药,通过大量的临床实践,总结制订出经验方“调肠逆挽汤”,方由柴胡、炒白芍、炒枳壳、桔梗、川芎、炒苍术、茯苓、西党参、甘草、败酱草、炒防风、黄连、广木香等组成。功能补脾益气,利肺调肠,升阳化湿。临床辨证运用,每获良效。【9】
  3.典型病例
  (1)胃下垂:陈某,男,46岁,1997年3月12日初诊。脘腹胀痛5年余。经胃镜检查为糜烂性胃炎(以胃窦部为主),X线钡餐摄片提示:慢性胃窦炎、胃下垂(胃小弯角切迹低于髂嵴连线下4.5cm);B超示:胃腔充盈后,下移入盆腔内,肝脾未见异常;肝功能正常,二对半全阴。经中西医多方治疗未获满意效果。刻诊:上腹饱胀,餐后尤甚,脐下隐痛,绵绵不休,嗳气频频,时有泛酸,嘈杂似饥,肠鸣便溏,形体消瘦,倦怠乏力,躺卧较舒,背心冷感,纳少易饱。平素嗜酒。舌苔白厚而腻,脉濡缓。证属水湿浸渍,胃缓不运。治宜燥湿化饮,“崇土以填科臼”。遵许学士神术散之意,拟平胃散合枳术汤(金匮)化裁。药用:炒苍术30g,陈皮15g,炒川朴20g,甘草3g,广木香15g,西砂仁6g,炒枳实、鸡内金各10g,法半夏15g,茯苓20g,大腹皮15g,石菖蒲10g。5剂,并嘱戒酒。二诊:药后胀痛大减,饮食增进,精神振作。遵原方加神曲以化食解酒。10剂。三诊:诸症均除,X线钡餐检查为慢性胃炎,未见下垂。遂改服香砂养胃丸。随访2年未见复发,胃纳如常,形体渐丰。
  按:水湿停聚胃脘,升降痞阻,运化失常,清气下陷,浊气上逆,为脾胃病理之一。朱丹溪谓:“湿气内停,遂成胀满。”由于水湿长期浸渍胃脘,致使胃肌(包括胃韧带)、腹肌的松弛,而形成胃下垂。本案由于胃湿素重,又嗜啤酒,湿淫于内,湿困脾胃,出现脘腹胀满、食少易饱、脐下隐痛、嗳气泛酸、肠鸣便溏、形瘦倦怠、背冷乏力等,一系列湿土太过,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升降痞阻的症状。《金匮》曰“其人素盛今瘦,水走肠间,漉漉有声,谓之痰饮。”宋?许叔微称之为“癖囊”(饮停胃脘或胃潴留)。所以治遵许学士“燥脾以胜湿,崇土以填科臼”之法。主以炒苍术燥湿健脾;湿阻则气滞,所以用厚朴、木香、枳实、大腹皮等行气助运,气行湿亦行;茯苓、半夏、陈皮、甘草为二陈汤,燥湿化痰,理气和中;复以石菖蒲宣气消胀,且与砂仁、苍术、神曲合用以解酒化饮。诸药共奏调气暖胃、化宿食、消痰饮之功。湿去则升降复常,而下垂之胃体得以上升。【14】
  (2)妊娠恶阻:李某某,女,24岁,1981年5月2日就诊。停经54天,脘腹满闷,恶心欲吐,神疲肢软,头晕思睡,不欲饮食,小溲频,已10日。近4天来,口涎增多,喜唾,呕吐日渐加剧,食入则吐,有时饮水亦作恶,口苦,咽喉干燥,心烦多虑,夜寐不安。脉弦细而滑,舌苔薄黄。尿妊娠试验阳性。诊断:妊娠恶阻。治宜疏肝理气,补中益胃,降逆止呕。方宗小柴胡汤加味。处方:柴胡5g,黄芩10g,法半夏12g,炙甘草3g,白参10g(另燉汁兑服),红枣5枚,生姜3片,花粉15g,竹茹15g。服3剂后,呕吐止,胃可纳谷。
  按:妊娠恶阻是因胎而致病。受孕后,冲脉之气上逆,夹肝气横侮中土,胃虚失于和降,随冲气上逆而呕恶。由于中虚运化失司,水湿每易停聚为痰饮,所以又多夹痰浊之证。病机在于肝郁犯胃,胃虚气逆。小柴胡汤有人参、红枣、炙甘草补中益气;半夏、生姜和胃化痰,降逆止呕;黄芩清热安胎。小柴胡汤虽为少阳病邪在半表半里之主方,但一经药量配伍的比例调整后,则又变为疏肝和胃补中之剂。全方辛开苦降,调和胎气。用以治疗妊娠恶阻,确是切中病机,药证合拍。所以药后“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而胎安逆降,恶阻痊愈。【15】
  (3)小儿厌食症:张某,男,3岁,独生子,2000年4月20日初诊。食欲不振持续年余,近3月来厌食、拒食,每天勉强进食不到100g,强食之则呕恶。曾经外地儿童医院检查,诊断为小儿厌食症、易感儿。经服用锌制剂、多酶片、健胃消食片等药物及捏脊疗法,收效甚微。诊见:小儿形体消瘦,面色不华,略见白斑,神情不稳定,肚腹松软,大便溏或夹食物残渣,舌淡、边有花剥苔,脉细弱。其母诉:小孩酷嗜酸乳、甜腻零食,平常容易感冒。患儿胃虚不主受纳,气困不司磨运,是以不食。治宜养胃气、促胃运。方拟“爵床胃喜汤”加减。处方:爵床草20g,太子参、黄芪、炒谷芽各15g,炒苍术、萆薢、使君子肉、生山楂、葛根、鸡内金各10g,胡黄连、炒五谷虫各4.5g,乌梅、陈皮各6g。每天1剂,水煎服,分3次饭前1小时服。并嘱减少进食酸乳,禁食零食冷饮,食糜粥以候胃气来复。服药1周后,患儿主动觅食,午餐可进食100g。继进上方7剂,患儿纳食增加,食量已与同龄孩相等,面色转红润。3月后随访,患儿体重增加,活泼天真,亦少患感冒。
  按:小儿脏腑娇嫩,脾(胃)常不足,常易出现胃纳呆滞,更不耐杂食乱投。胃困则胃的分泌与蠕动功能不全,纳运不健。厌食症患儿不思纳谷,食而无味,其病当责之于胃,病机主要在胃虚气馁,纳运困顿。“胃以喜为补”,爵床胃喜汤功在强胃体之运磨,促胃液之分泌,醒脾气之困顿,启胃家之食欲。方中爵床草为家传疳积散之要药,功专醒胃化食,增强食欲。胃湿则易困,胃无津液则食停不化,既当燥又当润。用苍术健脾安胃,萆薢除阳明之湿,用其燥以振奋中气,唤醒胃府之困;太子参、山药补胃气、生津液;鸡内金、生山楂含胃激素以消食积,取其润以促进胃液分泌及胃酸增加,阳明阳土得阴自安;使君子、胡黄连合用以防胃虚积滞生虫;木香行胃肠滞气,陈皮调中快胃,加强胃的运动机能,使排空加速,胃宜降则和,全方补而能流动不滞,果有异功。【11】
  
参考文献
  【1】王春生,太阳病解析[J],天津中医药,2003,20(1);43-44。
  【2】王春生,《伤寒论》重脾胃学术思想的探讨[J],天津中医,2001,18(6):26-27。
  【3】王春生,六经辨证治疗胃脘痛[J],江西中医药,1987,18(5):27-29。
  【4】王春生,试论肺对膀胱的双相调控[J],新中医,1987,19(6):6-7。
  【5】王春生,理肺六法治呃逆[J],上海中医药杂志,1988,2:16-17。
  【6】王春生,更年期综合征从肺论治[J],辽宁中医杂志,1989,13(3):23-24。
  【7】王春生,退黄毋忘治肺[J],上海中医药杂志1990,4:27-28。
  【8】王春生,益气增液排石的临证体会[J],江西中医药,1986,17(6):15下转27。
  【9】王春生,逆挽法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应用体会[J],江西中医药,2004,35(1):37-39。
  【10】王春生,补中益气汤治疗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80例[J],辽宁中医杂志,1989,13(9):23-24。
  【11】王波、王漪,王春生爵床胃喜汤治疗小儿厌食症300例体会[J],江西中医药,2002,33(6):4。
  【12】王春生,调肠逆挽汤[J],新中医,2005,37(8):10。
  【13】王春生,黄疸从肺论治[J],辽宁中医杂志,1989,13(11):5-8。
  【14】王春生,变法升胃验案四则[J],辽宁中医杂志,2002,29(1):51-52。
  【15】王春生,小柴胡汤治疗妊娠恶阻[J],中医杂志,1986,27(5):27。

 来源:中国基层医疗网
电话:010-84035349 84044191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
  • 大名:
  • 内容:
  • 中国基层医疗网(www.chinaimt.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dmin@chinaimt.com 京ICP备0506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