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老中医 >> 国医名师 >> 内容

发皇古义融新知 理伤续断重实践——石仰山(2)

时间:2012-8-31 9:43:17 点击:


    (一)以气为主,以血为先

    《内经》论疾病的发生道理,是基于阴阳而归结到气血的。《素问?调经论》云:“血气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家父石筱山认为:“伤科疾病,不论在皮肉筋骨或在脏腑经络,都离不开气血之变,故治伤的基本原则,应当是气血兼顾,不能专主血或专主气,而有所偏。”所以损伤而致疾病,关乎气血阴阳之变,疗伤时气血兼顾而不可偏废。然而形体之抗拒外力,百节之屈伸活动,气之充也;血能化液濡筋,成髓养骨,也是依靠气的作用,所以气血兼顾而宜“以气为主”。不过积瘀阻道,妨碍气行,又当祛瘀,则应“以血为先”。总之,“以气为主”是常法,“以血为先”是变法。在伤科临床上单纯用活血化瘀药,或者单纯用理气药的情况是少见的。有时虽有侧重,但两者均不可偏废。从中医学的角度来看,血和气沿着经脉一起流行,互相联系,互相制约,是矛盾的对立统一。“气为血帅”、“血随气行”、“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凝”,因此治疗伤科疾患,不论内伤外伤、内治外治,都必须注意流通气血。

    因此,余认为理气宜气血兼顾,气血的关系则是以血为先、以气为主,故提出了“以气为主”的观点。余又从临床实际诊治情况出发,认为气血兼顾、以血为先是临床常用的治标之法,以气为主的气血兼顾为刻刻留意的图本之计,这是“石氏伤科”理伤掌握的原则。气血理论是与损伤有关的基础理论的核心,也是指导治疗的关键。余正是在这一点上,继承前贤经验,在新的高度提出了带有规律性的观点,从而发展了“石氏伤科”的伤科理论。此即“丘山积卑而为高,江河合水而为大”之谓也。

    (二)筋骨并重,内合肝肾

    伤筋动骨之病,关乎筋骨肝肾,筋束骨,骨张筋,筋骨关系殊为密切,治时要筋骨并重。肝主筋,肝藏血,肝血充盈才能“淫气于筋”、“束骨而利关节”;肾主骨,肾藏精,精生髓,髓养肾,骨的生长发育乃至损伤以后的修复,需依靠肾脏精气的滋养。故余在治疗筋骨损伤时注重“内治者,当主祛瘀和营,调气化滞,固筋壮骨;人有勇怯,伤有轻重,积瘀而体盛者,宜先祛瘀而后调益;质弱形羸者,宜先调益而后祛瘀。留瘀不多,不宜妄施攻逐;气滞不结,弗能乱投破耗;老弱者,刻刻顾其元气;质盛伤重者,骨续之后,终须调补肝肾。”充分体现了石氏伤科筋骨并重、内合肝肾的中医学术思想。

    (三)调治兼邪,独重痰湿

   余认为:凡非本病,其发生不论前后而有一个时期与本病同时存在的,都叫兼邪。由于损伤后气血失和,易致风寒湿邪外袭或内生痰湿留络而损伤气血。郁阻日久,气脉闭塞,脘窍凝滞,更突出表现为痰湿入络的特征,或本虚标实或寒热夹杂,波及脏腑,使病情复杂,迁延不愈。故清?尤怡《伤寒贯珠集》有“治病者,必先识病。欲识病者,必先正名。名正而后证可辨,法可施”之言;清?翟良尚有:“法无定体,应变而施;药不执方,合宜而用”之论,即贵临证之通变,勿执一之成模也。

    验诸临床,余认为兼邪当着重从病人的全身情况入手,辨证求因而治,并将兼邪的概念逐渐加以深化、理解,把“损伤变证”也包括在内。损伤变证是指损伤起因,变生他证。而且这一“证”不只是个别的症状,而是一个病证。如伤后结毒就不只是郁瘀化热的症状,而是由损伤引起的与损伤并存的病证。

    在伤科临床上,常见痰与风湿瘀诸邪相合为患。痰湿入络,其症或损伤而致,而更多是积劳所致。因反复损伤,致气血呆滞,痰湿因之留恋,痰瘀交凝,筋损失用,而成缠绵难已之疾。正因如此,余提出“调治兼邪,独重痰湿”的观点,结合家传治痰湿名方,广泛运用于伤科临床,收到了非常好的疗效。

    (四)勘审虚实,施以补泻

    “百病之生,皆有虚实”,损伤之病亦不例外。一般说来,损伤之初多属气滞血瘀的实证,若素体虚弱而损伤者,可能出现邪实正虚、虚中挟实之证。损伤日久,逐渐由实转虚,或虚中夹实,此时纵有实候可言,也多为宿瘀,而气多呈虚象,治当先调补虚怯之体,痊后祛瘀,或攻补兼施,视具体情况而定,关键是审定患者是否耐攻。正如《景岳全书》所云:“补泻之法,补亦治病,泻亦治病,但当知其要也。”
    石氏伤科强调理伤勘审虚实,施以补泻,最根本的就是求其“实者泻之,虚者补之”原理。实者运用石氏新伤续断汤辨证加减治之,虚者则运用石氏调中保元汤辨证加减治之。余认为:伤损之后,实证阶段比较短,虚证则为时甚长。故理伤取攻逐之法是其变,用补益之法方为本,且有“病有宜补,以泻之之道补之;病有宜泻,以补之之道泻之”之论。故补法的应用是多样的,或先攻后补,或先补后攻,或攻中寓补。临诊虽可灵活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总以温补脾肾为主。所以在伤损后期或慢性损伤时,余多予其经验方调中保元汤,充分体现了勘审虚实、施以补泻的伤科临床指导思想。

    理伤续断  辨证求因

    在“一理贯之”的理论指导下,根据临床实际,余从损伤的病情程度、病变部位和病变性质出发,寻求和把握理伤续断辨证求因的论治原则。

    (一)跌打损伤,治分三期

    跌打损伤分为初、中、后三个时期,这是根据损伤后气血和筋骨的情况来划分的,同时对损伤内服药的运用提出了三点要求:其一,四肢的损伤,主要是血瘀,因此以活血化瘀为主,稍佐理气药物,躯干损伤则往往气血兼顾。其二,瘀血容易化热,活血化瘀要偏于凉血、活血,热象明显者还要加重清热药,但凉药不宜太过,时间也不能太长。其三,就是要结合全身辨证,辨别虚与实而分别施以补泻,这对于损伤的治疗有着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1初期
    筋损骨折,气滞血瘀,治疗一方面要接骨续筋,用手法固定等措施,另一方面要采用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的内外用药。方以荆芥、生地、当归、地鳖虫、赤芍、忍冬藤、泽兰叶、留行子、炙乳没、青陈皮、桃仁。
    2中期

    筋骨已开始接续,瘀血散而未尽,气血仍未调和。治疗一方面继续固定,另一方面嘱患者关节适当活动,使气血通畅。方以当归、丹参、独活、川断、狗脊、川芎、泽兰叶、红花、伸筋草。

    3后期

    肿胀消退,筋骨接续,但尚未坚固,酸软少力,关节活动也觉牵强。这一时期的治疗,就是要加强活动,使气血通畅,使筋骨的力量恢复,内服益气养血、健筋壮骨药。方以炙黄芪、炒党参、焦白术、当归、独活、川断、狗脊、红花、伸筋草。

 来源:网络
电话:010-84035349 84044191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
  • 大名:
  • 内容:
  • 中国基层医疗网(www.chinaimt.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dmin@chinaimt.com 京ICP备0506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