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老中医 >> 名医名方 >> 内容

中医临床用药与中医理论的关系

时间:2012-9-3 12:25:55 点击:

  核心提示:中医临床用药为何要用中医理论指导?这本来不应成为问题。因为中医与中药不可分割,所以中医临床用药必须以中医临床理论为指导。但从目前临床来看,中医用药有三种情况:一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的辨证论治、选方用药;...
    中医临床用药为何要用中医理论指导?这本来不应成为问题。因为中医与中药不可分割,所以中医临床用药必须以中医临床理论为指导。但从目前临床来看,中医用药有三种情况:一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的辨证论治、选方用药;二是以西医理论为指导,以西医的思路来运用中药;三是专方专药的应用。我本人是解放后中医学西医的,在北京医学院系统地学习了西医。我认为以上三种应用中药的方法都有各自的优点。例如:中风、脑溢血,中医分为中经和中脏腑。中脏腑传统的治疗方法多采用熄风开窍等方法。有人根据西医的理论,认为脑出血的临床表现是由血肿压迫所致,如果结合张锡纯“水蛭能破淤血,不伤新血”的经验,用水蛭内服(每次9~10克),治疗中风疗效很好。  (例如:中国中医研究院科研成果“康扶农”心脑血康滴丸,主要成分是水蛭提纯物。)一般脑出血在40毫升以下,属局限性出血,神志清醒者,疗效达60%~80%。再如胃下垂,中医辨证为中气下陷,治疗多用补中益气汤。现在相反,大量用枳壳(每次30克)有效。特别是对胃下垂伴低血压的更好(对高血压的患者不宜用)。因为近年药理研究证明,枳壳可使肠胃收缩节律有力,并可增强心肌收缩力使冠脉血流量增加。因而用来治疗胃下垂、子宫脱垂等。这种方法显然与传统的理论有矛盾,因传统的理论认为枳壳能破气消滞,对中气下陷的胃下垂,只能用参芪、升柴补中提升,而不能用作枳壳破气。这一点显然为今后中医理论的新发展和突破提供了启示。另外还有单方单药的应用,如《千金方》就载有昆布治瘿 (相当于地方性甲状腺肿)的单方。再如羊肝含有维生素A,故能治疗夜盲症。这种以西医的思路研究运用中药的方法,许多人都在研究,日本、美国、西欧也都在探索。临床上目前也有很多人以这种思路来用药。例如,用秦艽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因秦艽有类肾上腺皮质激素的作用。前些年我曾带过一位西学中的实习生,他对一位高血压患者开的处方是:杜仲、黄芩、钩藤、槐花等,蒲辅周老大夫当时看了很生气,认为这张处方脱离了中医理论指导,有点不伦不类。我一看就明白,他是以西医的思路来组方的,因杜仲的杜仲酊与黄芩甙都有很好的降压作用,钩藤可通过镇静而起到降压作用,槐花中含有芦丁素也可以降压。这种以西医药理、西医的思路组方用药,临床也有一定疗效,我并不反对。但关键是,若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中医的很多精华就会被丢掉。因为中医有其独特的理论体系,其整体观、辨证论治都是中医的精髓,若仅以西医药理、西医思路研究中医药是很不够的,肯定会丢掉许多中医的宝贵精华。因此中医临床用药强调以中医理论为指导,中医药的研究不能脱离中医理论,这应引起大家的重视。

    关于中药的概念,争议很大。有人说中药就是中国的药,但像西洋参、犀角、胖大海等都来自国外,不好解释;也有人讲中药是中药店里卖的药,这也不恰当,我本人比较倾向于这样的概念:所谓中药是指临床上在中药理论指导下,用于防治疾病、养生保健的药物。有些国内产的中草药,其制剂的科研思路、临床应用,基本上是供西医应用的,属于天然植物药研究。如萝芙木(夹竹桃科)、铃兰(百合科)、福寿草(毛茛科)、缬草(败酱科)经提炼后,具有降血压,强心利尿或镇静等作用,这种药物研究就属于天然药的研究。另外,如西洋参、乳香、没药、犀角、胖大海、血竭、阿魏等虽产于国外,但中医临床上都能按中医理论去辨证用药,仍可归属于中药。

    中医与中药不可分割。中药理论如四气五味、升降浮沉、归经、配伍禁忌,都是从中医临床辨证用药实践和中药材生产的经验中总结归纳出来的,属于中医理论体系的一部分。中药如果脱离了中医辨证论治、理法方药为指导,单凭它所含有生物碱、黄酮、甙类、有机酸等成分,想指导目前中医临床用药,可以说是寸步难行。因此中医临床用药还必须以中医理论为指导。如附子辛温大热,适用于少阴寒证,表现为脉象沉细、舌淡苔白、便溏尿清,用之有效;若阴虚火旺,潮热口干,舌红脉数,误用不但无效,甚至可杀人,石膏辛甘大寒,用于辨证为肺胃实热证,表现为大热、大渴、脉洪大,用之有效;阳虚阴寒证则忌用。这是千百年来中医应用中医理论指导用药的宝贵经验,经得起无数次的重复验证,现在依然行之有效。

    中医治病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整体调节,辨证论治。中医临床用药是针对证而不是针对病,中医讲的证既不是症候群,也不是综合征。我认为是患病机体对致病因子、邪正斗争过程中机体反应性的综合性表现。同样一个病邪,体质不同反应也不一样。如,同样感受寒邪,素体阳虚病人则会内外合邪阴寒内盛,素体阴虚内热的病人则易寒邪从阳化热。中医治疗是宏观治疗,从整体上调节,使阴阳失调变为“阴平阳秘”。另外,中药大多是组成复方配伍,而起综合协同作用,针对辨证的“证候”而用药的。就是说,中药是针对处于病理状态的机体出现相应的“证候”时才有效。对没有出现相应“证候”的正常人,有时往往不显效应。所以,中药的药效学观察,实际上不是以治疗某一病,而是以治疗某一“证候”为评定标准的。例如:

    (1)天津南开医院在治疗“急性心肌梗塞”时观察到,当病人出现虚脱证时(不完全等于心源性休克),用中药“生脉散注射剂”有明显的升压作用。如将生脉散用于正常人时则无明显的升压作用。

    (2)五苓散是《伤寒论》中利尿方剂。其证是:“口渴欲饮水,水人则吐,消渴而小便不利。”有此“证”时用此方,利尿效果好。有人做实验:给正常人、正常小鼠、家兔口服五苓散煎剂,均无明显的利尿作用。当用盐水注射家兔(发生水分子代谢障碍),引起局部性水肿时,再给五苓散则利尿作用明显,并促进局部水肿吸收。解放军92医院给早期肝硬化腹水病人服五苓散,发现利尿的同时,不引起电解质紊乱等副作用。认为本方与西方药单纯利尿剂不同,能调节机体水液循行。

 来源:网络
电话:010-84035349 84044191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
  • 大名:
  • 内容:
  • 中国基层医疗网(www.chinaimt.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dmin@chinaimt.com 京ICP备0506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