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老中医 >> 名医名方 >> 内容

疑难病证的中医治疗方法

时间:2012-9-3 12:56:35 点击:

  核心提示:疑难病证,是一个通俗的、习惯性的、比较笼统的提法,它不是专指某种病证,而是泛指各个系统中比较复杂的、迁延不愈的多种疾病。中医学认为,疾病的形成,是邪、正两个方面的矛盾所导致的。“邪”的概念,含意很广泛...

    疑难病证,是一个通俗的、习惯性的、比较笼统的提法,它不是专指某种病证,而是泛指各个系统中比较复杂的、迁延不愈的多种疾病。
    中医学认为,疾病的形成,是邪、正两个方面的矛盾所导致的。“邪”的概念,含意很广泛。“致病之为邪’,就是说,凡是导致疾病发生的种种因素,都可以称之为“邪”。 “邪”,既包括了六淫(即风、寒、暑、湿、燥、火),也包括了疫疠之气、七情过极,以及劳倦内伤痰、瘀、滞、积等。“正”,可以说是人体对疾病的抵抗力。在正邪两个方面的抗争中,如果正不胜邪。疾病也就发生了。人体可以说是一部非常精密的机器,它自身具有自我预防、自我调节、自我控制、自我修复的功能。疾病的发生,就是因为这四种功能,受到了干扰、损伤,或者遭到了破坏。中医的辨证论治,就是去辨别在邪正斗争中病邪侵袭与正气受损的层次、部位、性质,也就是病因、病位、病机,然后作出相应的对策进行治疗。
    疑难病证的机理比较复杂,同一般病证相比,有它的特殊性。其所以缠绵不愈,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1)正气表现非常虚弱,已失却制止病邪的能力,导致病情迁延。(2)病邪峻厉,人体正气不能抗拒。(3)病情复杂,或表里同病,或寒热错杂,或者大虚大实,虚实夹杂。(4)病邪深痼,如风邪、大毒、沉寒、顽痰、粘湿、瘀血、滞积,相互胶结,深入隧络,不易祛除。(5)患者意志萎顿,神气消索,对医疗失去信心。(6)宿疾兼新病,内伤兼外感,以及药误或失治等等。总起来说,疑难病证的形成,往往不是单纯的一种原因,而是多种因素交织在一起。所以,辨证必须细致,分析要求全面。关于疑难病证的治疗,根据自己的体会,提出以下八种方法,同大家探讨。
    一、养正徐图法
    这是通过调养扶助正气、使正气得充而驱邪有力的一种方法。对于病程迁延的某些疾患,因正气编虚,一时制邪无力,而治疗又急切准图者,无论外感或杂病,都可以采用这种方法。
    以肿瘤疾患为例。大家知道,肿瘤是当前对人类的健康和生命威胁最大的一种疾病。西医治疗最主要的手段就是手术、放疗或化疗。这种治法,虽然有效,但对某些肿瘤讲来,却往往预后不良。如果采用中药治疗或中西二法结合治疗,疗效就有所提高。根据有关报导和个人的临床体会,中医治疗肿瘤,主要是采用“养正徐图法”。比如,应用人参、黄芪、当归、熟地、白术、枸杞、麦冬等药大补气血,脾虚加山药、茯苓等,肾虚加苁蓉、巴戟天等,再加上消肿软坚、活血解毒的药物,如苡仁、牡蛎、白花蛇舌草、莪术、半枝莲等,作为辅助。如此,常能改善症状,延长存活时间,少数患者,意可使其病情向愈。仅仅举这一个例子,已经可以说明养正徐图法的重要意义。
    再以外感热病来说,清代名医叶天士就善于应用养正徐图法治疗温病。叶天士治疗的特色是着眼于“甘”、“汗”二字.  “甘”是指药,  ”汗”是指法。瘟病的卫、气、营、 血辨证中,就有三个层次与”甘”“汗”关系密切。叶天士曾说:  “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方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在叶氏的这段论述中,  “在卫汗之”,可毋庸论。“到气方可清气”,看起来好象与汗无关.但只要进一步读一下叶天土的论述,就十分清楚了。天土曾反复提出;若其邪始终在气分流连者,可冀其战汗透邪,法宜益胃,令邪与汗并,热达腠开。”“因其仍在气分,犹可望其战汗之门户。”可见,气分驱邪的出路,还是“清热透表”而从汗解。这样,“入营犹可透热转气”的含义,也就不难理解了。以上这些说明叶天士治温病对汗的重视。而汗为津液之所化,是人体正气的组成部分。所以,凡胃中津液亏乏,气机不能布津作汗,邪失外达之机,则始终流连气分而缠绵不解。天士使用战汗的方法,关键是“法宜益胃”,即倡用甘药增益胃津,使津液徐充而邪从汗出。他多次提出“甘守津还“,“甘寒轻剂养之”,“甘凉濡润之品”,用以生律扶正,徐驱病邪。可见,叶天士善用的甘药与汗法,实际上就是养正徐图法。
    二、反激逆从法
    本法是增强药物作用的一种奇妙的方法。如治疗热盛火炎的病证在大剂寒凉方中加入少量温通之品;治疗寒盛阳微的病证在温热重剂中加少量苦寒药;峻补方中略加消导;攻泻方中又加入补正之药等等。某些疾病在使用一般寒、热、攻、补无效的情况下,采用本法往往可收意外之功。这就是利用药性之相逆相激使其发挥更大的作用。过去中医学中也有反治、从治及反佐之法,但只是在某些疾病出现假象时应用。例如《伤寒论》: “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这是仅仅作为反佐法应用的。唐代孙思邈对反激逆从法则有新的发展。他应用本法,已不限于疾病出现假象时的范围,而是广泛应用于久治无效的疑难病证。清代名医张璐对《千金方》有较深的研究,他认为孙氏处方具有反用激用和制方之”反激逆从”的特色,他说:“诸方每以大黄同姜桂佐补益之用,人参协硝黄佐克敌之功。”就是在使用干姜、肉桂时,加用大黄,而在使用芒硝、大黄时,佐用人参。“反激逆从”的方法是非常巧妙的。以治疗高热神昏的紫雪丹为例,大家知道,这是一张很有名的方子,这张方子就是在寒凉药物中适当加入辛温香窜的药物,临床效果很好。再如玉屏风散有黄芪、白术、防风三味药,黄芪固表,但力量不足,加一味防风发表,即有反激逆从之意,使黄芪发挥更大的作用。孙思邈善用的这一方法,可以说是奇特而有意,杂乱而有章。我在治疗疑难、危重病证时,曾多次使用这种方法,效果很好。
    三、大方复治法
    本法是广集寒热温凉气血攻补之药于一方的治法。古代方书,多有此法。如鳖甲煎丸、安宫牛黄丸、苏合香丸、清瘟败毒散等,药味很多,都周于大方复治法范畴。而后世在这方面似乎注意较少,致良法湮没,影响中医疗效。我过去处方,只知丝丝入扣之理,而昧多多益善之法。曾记治过几个痢疾危症,在各种治疗无效的情况下,为处党参、熟地、当归、白术、黄连、车前子、泽泻、黄芩、干姜、附子、芒硝、大黄、黄芪、防风、羌活、乌梅、诃子等一张”大方复治”之方,只服二天,其病即愈,疗效之速,出我意外。对治疗慢性肾炎,有时也常用本法。我常以七种方法结合应用,即一为清热解毒,二为温补肾阳,三为培益脾气,四为滋阴补血,五为祛湿利尿,六为辛温解表,七  为收涩下焦;常常补血又祛瘀,补气又散结,培脾又攻下,温阳又清热,收涩又通利,
  集众法于一方。我自己亦深知药味之庞杂,治法之凌乱。然而危疾大证,却往往收到桴鼓之效。则所谓庞杂凌乱之法,亦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

 来源:网络
电话:010-84035349 84044191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
  • 大名:
  • 内容:
  • 中国基层医疗网(www.chinaimt.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admin@chinaimt.com 京ICP备05067944